精彩图片
第一位将小提琴协奏曲《梁祝》带到国外舞台的中国指挥家
[日期:2018/4/13  浏览258 次]

时间:2018年04月13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越 声 祖忠人

  第一位将小提琴协奏曲《梁祝》带到国外舞台的中国指挥家

  ——指挥家曹鹏和他的“星星的孩子”们

  “我实际年龄93岁,虚岁95岁。我长寿的秘诀是三句话:跟年轻人在一起,跟音乐在一起,跟家人在一起。我长年累月和年轻人在一起,他们带给我青春和朝气。几十年了,我没有离开过年轻人的队伍,他们很爱我,我也很爱他们。我没有退休计划……”——曹 鹏

曹鹏与“星星的孩子”们在第五届“爱在城市”关爱自闭症慈善音乐会上

  在第十个“世界自闭症关注日”之际,93岁的指挥家曹鹏率领由上海城市交响乐团、上海学生交响乐团和“星星的孩子”组成的爱心大部队4月9日在北京国家大剧院演出,这也是第十届“爱在城市”关爱自闭症慈善音乐会。

  从13年前到今天,他们持之以恒地做慈善、做公益,一步步走过的心路又有多远?

  将目光投向一群特殊的孩子

  2005年,上海曹鹏音乐中心组建了上海城市交响乐团,由居住在上海,具有相当演奏水平的中外音乐爱好者组成。这支乐团的成员跨越了年龄、国籍和职业。团员们跟随着曹鹏普及音乐,为公益、慈善服务,用音乐温暖着上海这座城市。一次偶然的机会,曹鹏将目光投向一群特殊的孩子,并且带领他们与音乐结缘。

  “10年前,我的大女儿在报纸上看到一则关于自闭症孩子的报道。”曹鹏说,这样的孩子尤其需要社会各界的关爱,他们应该被理解、被尊重。怎样才能让他们摆脱自我封闭的世界?“我们试图用音乐的力量来找寻这把钥匙,究竟打开哪一扇窗户才是他们的春天?虽然道路很长,也很艰难,但我们已经在收获改变。”

  曹鹏父女创办的天使之音自闭症孩子音乐沙龙,迄今已10年了。“已经有一些家长和我们反映说孩子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笔者在公益音乐会的现场看到曹鹏给大家简单介绍了那几个孩子。

  “吹圆号的孩子,你能给我们吹一下吗?……非常好!谢谢你!”接着,他又介绍了演奏拉管的一个小朋友。“他们都长得很漂亮!演奏也非常好!”

  曹鹏在和第三个吹小号的孩子互动的时候,那个孩子小声地问他:“吹什么?”“都可以,吹什么都可以!”曹鹏在旁鼓励他。

  没想到,孩子竟然吹起了国歌,整个音乐厅的观众都开始鼓起掌来帮他打拍子,一曲国歌演奏完,曹鹏说,“好!真没有想到你能把国歌吹得这么好,国歌很难吹。”

  “我们经常会带着他们去上海大剧院、上海东方艺术中心等地表演,让他们在最好的音乐厅表演,就是希望能用音乐去打开他们封闭的心。”曹鹏说。

  更让曹鹏惊喜的是其中几个孩子,他们在音乐上所表现出的禀赋竟然比健康的孩子还要棒:“一个吹圆号的孩子,对乐理的理解特别到位;而那个演奏拉管的孩子,他的音准也要好于普通孩子。”

  曹鹏说,上海有很多志愿者都在关爱自闭症孩子这个群体,“像我这个年龄,能够和志愿者一起服务,我也很高兴。我现在90多岁,但是我心态很年轻,因为我和他们在一起我也觉得自己很年轻。”

  致力于在学生中普及交响乐

  国家一级指挥、在指挥台上站了70多年的曹鹏更爱他的另一个身份:上海大学生、中学生交响乐团首席指挥。上世纪90年代起,他便致力于在学生中普及交响乐。

  当孩子们手握乐器,依次在舞台上落座,灯光亮起,整个音乐厅内掌声雷动。曹鹏跨上指挥台,随着他手中那根轻巧的指挥棒的一起一落,动听的音符刹那间在所有听众的耳畔响起。

  这是他参加众多公益专场音乐会的其中一次,也是为乡村教师进行培训而设置的一项课程,“交响乐并不是阳春白雪、高不可攀的。相反,音乐可以提高修养、丰富学识、启迪智慧。能有机会带着孩子们为这些乡村教师演出,我很高兴,因为他们是影响孩子的人。”

  他继而又说,“以前看过苏联一部电影《乡村教师》,印象很深。乡村的条件很艰苦,那些老师的品格、工作都非常值得我们尊敬和赞扬。所以一听到有这样一个能为他们服务的机会,我说我一定要来。因为他们能到上海来,能够听一场交响乐,对他们来讲很重要。一个教师的文化素质提高、眼界开阔了,他们回去带领他们的孩子时就会不一样。”

  曹鹏走下台,鼓励座位上的乡村老师们走到台前来:“不要紧,大家一起来,难得有这样的机会,你们一起,来增加我的力量。”在他的鼓励下,不少年轻的教师来到台前。“两拍,一的时候向外,二的时候向里,对了,一二、一二……放松一点,音乐轻的时候动作很小,响的时候动作大一点。再来一个收尾的动作,一、收!很好!”他把最基础的指挥动作手把手地教给大家。

  随即曹鹏带领着教师们一起指挥了一段《卡门》序曲,不仅仅是台前的他们,台下几乎所有的听众都举起了双手参与进来,包括几个学龄前的孩子,也跟着节奏像模像样地欢快地打着拍子。

  对于台下的大多数乡村教师来说,或许和交响乐如此近距离亲密接触、参与其中,恐怕都是第一次,但是此时此刻,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发自内心的笑容,整个大厅成了欢乐的海洋。

  希望100岁的时候开一场音乐会

  笔者和曹鹏认识将近40年,至今记得第一次去他家时送了一束鲜花,可曹老师和夫人见到此情此景,说了句:“拿什么花啊,年纪轻轻的,工资又不高,费钱,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啊!”此后和曹鹏全家的近距离接触多了,一个字形容他们全家就是“善”,坚持多年做公益,绝非偶然,而是必然。

  曹鹏曾经和笔者说过他在莫斯科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6年的学习是他音乐生涯最重要的一段时光,“那时碰到的老师L-M-金兹布尔克,真是好啊,胜似我的父亲,后来由于中苏关系破裂了,金兹布尔克老师去世我都不知道。有幸的是1988年,中苏两国恢复关系,上海和列宁格勒是友好城市,我作为代表团成员访问苏联。到了列宁格勒以后,我赶紧到母校,那里的指挥教室还挂着一张老师的像,我要去敬拜我的老师。‘文革’期间,老师曾托人向我问候,但是那时的我们不能做任何回应,这让我对老师非常愧疚。我最近得到了一本金兹布尔克老师的著作,我希望能在有生之年将此书在国内翻译出版。”

  实际上曹鹏在苏联留学期间第一次在外国举办了中国作品专场音乐会,他也是第一位将小提琴协奏曲《梁祝》带到了国外舞台的中国指挥家。

  说起曹鹏的夫人惠玲,他们一同在部队文工团,一同在山东建设大学与山东大学学习。新中国成立前,他们经常一起演出歌剧《白毛女》,惠玲演喜儿,曹鹏做指挥。1954年在曹鹏准备赴苏联留学考试之时,惠玲还在中央戏剧学院念书,用自己省吃俭用积蓄的两百元钱为曹鹏购入一架钢琴,这在当时是很大一笔钱,曹鹏自称有了这架琴他“如虎添翼”。

  而后在莫斯科,曹鹏指挥中国作品专场音乐会,临上场曹鹏才知道,这场音乐会会向全世界转播,在音乐会前他要通过电波向全世界介绍这场音乐会,而当时远在兰州的惠玲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偶然打开收音机,竟然听到了远在莫斯科留学的丈夫的声音,欣喜之情非同一般。说起这段往事,曹鹏感慨道:“上帝安排得就是这么巧”,因为当时没有国际长途电话,写封信也要一个多月才能收到。

  惠玲老师退休前是上海音乐学院声乐系副教授,是位著名的歌剧演员,退休后就一直帮助曹鹏“打理”各种音乐活动,为音乐会做声乐指导。曹鹏说,“今天我可以为社会做这么多事情,首先要感谢惠玲给了我一个这么好的家庭。”

  曹鹏大女儿曹小夏是大提琴演奏家,姓父亲的姓;小女儿夏小曹是姓母亲的姓,小提琴演奏家,他们真正的是“全家总动员”做公益慈善活动。

  曹小夏曾对笔者说过,“国内对自闭症病状的了解太少,很多人都对自闭症有所误解。其实自闭症并不意味着一言不发,也多不存在智商问题,可以通过音乐与他们沟通。通过音乐学习,为他们的生活带来很多快乐,但是并不能解决他们的生存问题。我们正在努力地为他们争取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学校,希望各界人士支持我们,有了学校,可以培养他们学会一门手艺,能够创造自我价值,从而能够独立地在社会上生活。”

  如今已年过九旬的曹鹏还有许多未了的心愿与计划:希望年轻的指挥来接班;希望翻译恩师的著作;想要为自闭症儿童找到学校、找到工作;希望在自己100岁的时候开一场音乐会。

  就在本文即将发稿之际,曹小夏打来电话告诉笔者:4月2日,世界自闭症关注日,上海首家自闭症社会实践基地——“爱-咖啡”在静安公园内正式揭幕,它不同于一般的咖啡店,是一个全新的集休闲、饮食、音乐、公益、爱心、培养等诸多元素于一体的场所。她说,“天使知音沙龙”用音乐教育改变一大批自闭症患儿的命运,“爱-咖啡”在此基础上,给他们创造走向未来的途径。

(编辑:赵超)

地址:北京市宣武区门外大街305号 联系电话:010—57196753    18611865761

京ICP备09064612号

网间软件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