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名家
看女艺术家“细嗅蔷薇”
[日期:2022/2/21  浏览168 次]

 时间:2022年02月21日 来源:中国文艺网微信公众号 作者:

0

  来自世界各国的女性艺术家,通过绘画、雕塑、装置作品等艺术方式表达对人与自然人与生命人与社会的关系,充分体现了当代女艺术家的艺术性和时代性。“在绘画时,我会不由自主地想要画出与生命有关的感受,生命的开始,生命的绽放,以及生命残酷,还有盛开的花,风动的树,青春的人……期许它们对我的精神和生活注入能量,同时也希望给我的作品带来明朗、自信和纯粹感,使观者感受到温暖的人性之光。”这是中国艺术家闫平在创作《相亲相爱不孤单》时想表达对生命的思考。 

  2022第九届中国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上,以“细嗅蔷薇——生命的艺术”为主题的国际女艺术家当代艺术特展,以女性艺术家的艺术实践为研究对象,并以此为核心,关注女性艺术家的创作与社会、文化之间的互动关系,积极开拓其新的理论范式与展览模式。  

展览立足国际视野,关注最具有时代性与代表性的中外女性艺术家的创作实践,探讨不同社会背景和文化背景中女性主体身份和艺术创作之间所形构的内在关系,在一个共同的交流平台上进行自由的对话,以期在动态中把握当代女性面临的共同问题与艺术创作的最新动态。同时,展览也进一步凸显出全球视野下的中国女性艺术家取得的成就和贡献。  中国文艺网持续为大家推出2022第九届中国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参展作品系列特辑,今日为大家推出细嗅蔷薇:生命的艺术——国际女艺术家当代艺术特展,来吧,一起感受女艺术家们生命的艺术~
《相亲相爱不孤单》 [中国] 闫平 2013/布面油画/160厘米×200厘米
  闫平注重探索光与色彩在她作品中的运用。闫平的自由挥写与她对色彩的重视,使她的画面具有一种鲜明性格的笔触,并且呈现出明朗的光线与色彩,使观众感受到艺术与人性中欢快明朗的一面。正如艺术家自己所说:“在绘画时,我会不由自主地想要画出与生命有关的感受,生命的开始,生命的绽放,以及生命残酷,还有盛开的花,风动的树,青春的人……期许它们对我的精神和生活注入能量,同时也希望给我的作品带来明朗、自信和纯粹感,使观者感受到温暖的人性之光。”

《光之赞之二》 [瑞士] 池村玲子 2020/布面油画/290厘米×190厘米×2 

  池村玲子的绘画作品以朦胧的梦幻般的风景和破碎的面孔而著称,她努力将观众置于不确定的地方——他们不确定自己到底在看什么,但仍将其视为真实。她在抽象与象征的交汇处工作,并为自己的作品注入了原始的能量和情感。无论是赞美女性形体的力量还是探索朦胧的梦境,池村都能在自己创造的一切事物中实现文化、传统和观念的独特融合。
3D线上展厅
“生命之光——2022第九届中国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特展作品)3D线上展厅

看高清大图请扫描二维码进入3D线上展厅

360°全景展厅 
 
 

看高清大图请扫描二维码进入360°全景展厅 

  作品展示 

 

《中国记忆之女排在世界舞台》 [中国] 陈曦2007/布面油画/150厘米×180厘米

  《被记忆》系列必然是属于众人的。电视媒体在中国四十年的时间里对每个家庭以及个人无疑造成了深刻影响。那些屏幕里呈现的历史画面是一些让亿万人此生都不可能忘记的大事件,是一个国家四十余年发展史的巨著,这些大事件在推动这个国家的进程路途中,也同时裹挟着几代人的情感。 

 

《内-外 系列2号》 [中国] 陈曦2018/布面丙烯/230厘米×195厘米 

 

《内-外 系列3号》 [中国] 陈曦2018/布面丙烯/230厘米×195厘米 

  90年代作者读到厄普代克的《兔子四部曲》,印象很深刻。作者将兔子与人重叠,讲述了一个人如何从出逃现实到妥协回归平静的过程,在我看来这好像是大部分人类的生命经历。加上对博伊斯关于人与自然,人与动物如何相处的理念的认同,我通过一个象征隐喻的兔子形象指代我们自己并发问:我们的过去是怎样的?今天在发生着什么?未来又会走向何处?为什么是兔子? 

 

《浮游-1》 [中国] 申玲 2017/布面油画/200厘米×200厘米 

 

《浮游-2》 [中国] 申玲 2017/布面油画/200厘米×200厘米 

 

《浮游-3》 [中国] 申玲 2017/布面油画/200厘米×200厘米

  申玲的绘画宇宙基于她对人性的复杂所产生的敏感、诗意与同情的理解。她对具体而微小的事物的关怀和对生命整体本质意义的诘问融汇交织在一起,创造出独特的妖冶魅惑而又天真自然的图像,以感性方式呈现出一种深度,使申玲的作品充满了美和活力。 

  正如艺术家自己所说:“春去秋来时时感动着我……一朵小花,一片落叶,一条鱼,一棵树,一张脸,一双眼,所有自然中的万物都会打动我,感染我,让我情不自禁地抓过笔来画它们,密密麻麻的线,如蚕丝般悲情。 

 

《凡人——三位一体》 [中国] 向京 2011/玻璃钢着色/261厘米×150厘米×150厘米

  按照作者的构想,“凡人”系列是希望通过“杂技”表演的形式展现出人在社会属性之下的某种“奇观”,而《凡人——三位一体》则是其中力量与结构最为均衡的一件,流露出“凡人”系列里少有的构成美感。 

 

《凡人——软体》 [中国] 向京 2011/玻璃钢着色/103厘米×135厘米×65厘米

  按照作者的构想,“凡人”系列是希望通过“杂技”表演的形式展现出人在社会属性之下的某种“奇观”,而《凡人——软体》则是其中力量与结构最为特别的一件,流露出“凡人”系列里少有的宁静美感。 

 

《大海与少年》 [中国] 闫平 2021/布面油画/180厘米×360厘米 

 

《任时光飞驰》 [中国] 闫平 2020/布面油画/180厘米×230厘米

  闫平注重探索光与色彩在她作品中的运用。闫平的自由挥写与她对色彩的重视,使她的画面具有一种鲜明性格的笔触,并且呈现出明朗的光线与色彩,使观众感受到艺术与人性中欢快明朗的一面。正如艺术家自己所说:“在绘画时,我会不由自主地想要画出与生命有关的感受,生命的开始,生命的绽放,以及生命残酷,还有盛开的花,风动的树,青春的人……期许它们对我的精神和生活注入能量,同时也希望给我的作品带来明朗、自信和纯粹感,使观者感受到温暖的人性之光。” 

 

《鸽子》 [中国] 喻红 2006/丝绸、纺织颜料/400厘米×110厘米 

 

女孩背影》 [中国] 喻红 2006/丝绸、纺织颜料/400厘米×110厘米 

 

《抬轿子》 [中国] 喻红 2006/丝绸、纺织颜料/400厘米×110厘米 

 

《泡泡》 [中国] 喻红 2006/丝绸、纺织颜料/400厘米×110厘米

  喻红作品的主题核心一直是“人性”与人是如何在这个社会、世界成长和生存,透过画笔下的人物表述其投入于现实和社会的关注情怀和个人剖析。喻红的作品从来都没有宏大叙事,身在其中,观众仿佛能亲手触摸到艺术家一段段鲜活的生活。而喻红说,自己创作的主题一直都是关于人生的短暂、脆弱和不确定性。 

  这一组丝绸画作,丝绸的华美和少女的脆弱以及青春能量携带的复杂感,正契合了她对女性生命的一个过程的理解。 

 

《卡马尔》 [加拿大] 热西丹•艾力 2017/素描/30.5厘米×42.5厘米 

 

亲情-1[加拿大] 热西丹•艾力 2016/素描/54厘米×54厘米 

 

《亲情—2》 [加拿大] 热西丹•艾力 2014/素描/78厘米×54厘米 

 

《陪伴》[加拿大] 热西丹•艾力 2018/素描/42.5厘米×30厘米 

 

《姐妹》[加拿大] 热西丹•艾力 2017/素描/39.3厘米×27.5厘米 

 

《晚年》[加拿大] 热西丹•艾力 2016/素描/60.4厘米×45.3厘米 

 

《晚年》[加拿大] 热西丹•艾力 2018/素描/78厘米×53厘米 

 

《小憩》[加拿大] 热西丹•艾力 2018/素描/78厘米×53厘米 

 

母与子-1[加拿大] 热西丹•艾力 2016/素描/53厘米×76厘米 

 

母与子-2[加拿大] 热西丹•艾力 2016/素描/53厘米×76厘米 

 

母与子-3[加拿大] 热西丹•艾力 2018/素描/54厘米×54厘米 

 

母亲[加拿大] 热西丹•艾力 2017/素描/52.4厘米×38.5厘米 

 

自画像[加拿大] 热西丹•艾力 2013/素描/55厘米×79厘米 

 

《光转换器1》 [德国] 安妮特•绍尔曼 2021/墙面装置:霓虹红,有机玻璃 /113厘米×119厘米×4厘米 

 

《光转换器2》 [德国] 安妮特•绍尔曼 2021/墙面装置:霓虹红,有机玻璃 /78.3厘米×160厘米×3.6厘米 

 

《光转换器3》 [德国] 安妮特•绍尔曼 2021/墙面装置:霓虹红,有机玻璃 /117厘米×115.5厘米×4厘米 

 

《光转换器4B》 [德国] 安妮特•绍尔曼 2021/墙面装置:霓虹红,有机玻璃 /77厘米×77厘米×3.6厘米 

 

《光转换器(光的传输)》 [德国] 安妮特•绍尔曼 2021/墙面装置:霓虹红,有机玻璃 /20厘米×213厘米×13.5厘米

  安妮特•绍尔曼的装置作品就是在光中捕捉神圣和私密的降临,她在幼时观看阳光照到祖母的阁楼之后,便一直在用艺术来给观众展现她所体验到的现实。安妮特专注于塑造空间与结构的穿透、描绘神秘与现实的接触。她的作品交织着对过去时光的追忆与神圣降临此刻的迷醉,在树脂玻璃的冷静气息之中,人对光的感知显现出来,正如艺术家所说:“‘光’其实是不可见的,只有它与物质接触,才能被感知到。” 

 

《黑色救助之马与白色真理之鸟》 [英国] 罗斯•怀利 2018/布面油画/334厘米×183厘米

  这幅上下两联的绘画作品包含了怀利作品中反复出现的几个主题。在上部分画面中,一只白色的鸟——来自埃及神话中代表真理的符号。下部分画面中,一匹黑马驰骋在一个缩小了的迷你景观中。怀利使用了标题文字入画的方式,是她创作的一个标志性特点。 

 

《金发碧眼的蜘蛛》 [英国] 罗斯•怀利 2019/布面油画/183厘米×295厘米

  《金发碧眼的蜘蛛》描绘的是一种剧毒危险的南美蜘蛛,因其浅色毛发而被俗称为“金发女郎”,艺术家将蜘蛛与金发女郎的头部并置,展现由绰号和属性之间强烈反差而产生的幽默趣味。 

  怀利善于从电影、时尚摄影、文学、神话、历史、新闻图片和体育等广泛的文化现象和事件中汲取灵感,她将那些看似天真幼稚的图像与抒情的文字结合在一起,用奇怪而俏皮的轻松手法展现,创作出极具生命力和表现力的绘画作品。 

 

《主持人(博尔索纳罗)》[美国] 朱莉•梅雷图 2019-2020/布面丙烯,水墨/122.6厘米×254.5厘米 

 

《最低级状况之下(N.S.)》[美国] 朱莉•梅雷图 2018/布面丙烯,水墨/243.8厘米×304.8厘米

  巨型尺幅、带有动感和爆破能量的绘画构成了梅雷图艺术创作的标志性特色。梅雷图的出发点是建筑和城市,特别是21世纪的高速发展和人口密集的城市环境。她的画作将不同的建筑特征和城市地图以及建筑效果图叠加在一起,通过铅笔、钢笔、墨水、颜料在层叠的丙烯背景之上的多层次互动,呈现出一种龙卷风式的视觉效果,形成了全球范围内复杂、抽象的社会互动图像。     

(编辑:王垚)

地址:北京市宣武区门外大街305号 联系电话:   18611865761

京ICP备09064612号

网间软件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