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文化
同步业态的曲艺评论更有意义——2019年曲艺评论观察
[日期:2020/1/10  浏览78 次]

 曲艺评论功能作用的高效发挥还是应主要基于作品的实际评论,那些明确告诉曲艺从业者和普通观众一部作品好在哪里、不好在哪里以及应该如何做得更好的文章,才能对曲艺鉴赏起到引领作用、对创作演出大有裨益。

  我们强烈呼吁曲艺评论回归以曲艺作品为核心的评论机制,从曲艺作品的创作导向、艺术语言运用、艺术形象塑造、审美内涵、表现形态、传播渠道等诸多方面展开评论,让曲艺评论和曲艺实践之间快速产生“化学反应”。
  反馈曲艺创作表演、提升曲艺欣赏水平、繁荣曲艺理论研究,是曲艺评论必须体现的功能作用。如此,曲艺评论就要着力曲艺业态,在公平、公正的基础上针砭时弊、褒优贬劣,敢于说真话、讲实话,揭示曲艺艺术的根本规律,从而有益于曲艺事业的繁荣发展。纵观2019年的曲艺评论,紧密结合曲艺业态,关注曲艺热点,在促进曲艺创演水平、行业建设及活跃曲艺学术氛围方面卓有建树。
  首先,2019年度曲艺评论更加关切当下曲艺业态,体现出了曲艺评论快速反映曲艺现象的时效性、促进创演和欣赏水平双重提升的实效性。特别是针对某小剧场相声演员在演出中调侃京剧名家造成不良社会影响的“三俗”现象及时发声的多篇评论文章,结合演员的职业操守、时代需要、社会文明、曲艺本体等多方面实际展开评论,对曲艺实践具有较强的现实指导意义。在《中国艺术报》等刊发的《从艺者岂能缺德》《万象归“哏” “德”字为先》《“三俗”表演亟需治理》等署名文章,发扬了曲艺评论的“啄木鸟”精神,发挥了曲艺评论敢于“剜烂苹果”的功能作用,表明了曲艺人对曲艺创作表演不良习气的深恶痛绝,渗透着曲艺人热爱曲艺、希望曲艺走向纯粹舞台艺术的内心表达。
  其次,曲艺评论的热度升温,学术氛围日趋向好,对于相关问题既有争鸣性的观点碰撞,也有不同角度的新解读,更加凸现真理的内涵。如2018年谴责相声“三俗”表演引起热议的署名文章《相声病了,得治》,在2019年度得到了公开回应。发表在《曲艺》杂志上的署名文章《由文章〈相声病了,(必须)得治!〉说起……》从时间维度上梳理了相声的成长脉络,基于相声业态回答了相声该怎么创作演出的问题,认为只有经过大讨论、大争鸣才能“解答什么是好相声、新时代需要什么样的相声,相声要坚持什么、摒弃什么,舞台演出究竟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等一系列迫切需要明确答案的问题”。这一文章,反映了曲艺评论着力点的连续性,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曲艺热烈、融洽的学术氛围正在加强。的确“话不说不透,理不辩不明”,我们乐见曲艺观点相互碰撞的火花迸射,期冀曲艺学术争鸣的火焰燃烧得更加旺盛。
  第三,融媒体时代曲艺传播的评论迈向新高度。2019年10月,中国曲协等单位联合主办的“第六届中国曲艺绍兴(柯桥)高峰论坛”,针对当下曲艺发展面临融媒时代环境应该如何与时俱进、与时代发展同步的时代之问,以“融媒体时代下的网络曲艺评论与传播”为主题,汇集70余名曲艺专家学者进行了研讨。大家畅所欲言、各抒己见,针对融媒体曲艺传播中出现的问题、发展趋势以及如何发挥好融媒体曲艺传播中曲艺评论的功能作用展开了热烈、开放、真诚的讨论,形成了富有建设性的成果,部分观点在《曲艺》杂志刊发。应该讲,本届中国曲艺绍兴(柯桥)高峰论坛的选题新颖、实际、准确,结合曲艺发展实际,面向曲艺发展未来,极具时代价值。
  第四,2019年度有关曲艺发展的话题依然是讨论的重点,此类文章占比较大,反映出社会各界建言献策、期待曲艺回归繁荣的迫切心情。这些文章有的着眼于曲艺类“非遗”项目的传承发展,如《对曲艺现代传承发展的思考——基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视角》等;有的针对曲艺的市场化,如《曲艺文化产业的实现路径初探》等;也有关于曲艺学科的建设,如《曲艺学科建设中高校曲艺教师的培养》等。这些评论成果不乏真知灼见,有待得到逐步落实。特别是2019年5月,由中国曲协、山东省文联、聊城大学主办的第五届全国高等院校曲艺教育峰会在山东聊城举行,曲艺学科建设类的评论成果增长很快,之于曲艺学科建设的推动影响深远。
  此外,“现实主义”是本年度曲艺评论的热词之一,有关曲艺名家、曲艺本质特征、曲艺鉴赏、行业建设、少数民族曲艺的评论也不在少数,呈现出曲艺评论园地的五彩缤纷。
  要指出的是,2019年的曲艺评论更多集中在曲艺行业建设、发展现象方面,虽然也有《小议鼓曲艺术的创作——以单弦〈母女情深〉为例》《堪与〈蝶恋花〉比美的评弹金曲——邢晏芝谱唱〈念奴娇·追思焦裕禄〉赏析》等基于艺术鉴赏层面的评论文章,但显然总量不足。这说明曲艺欣赏的社会关注度仍具有较大提升空间,有待曲艺评论做好此方面的引领工作。从另一层面讲,艺术家是靠作品说话的,曲艺评论功能作用的高效发挥还是应主要基于作品的实际评论,那些明确告诉曲艺从业者和普通观众一部作品好在哪里、不好在哪里,以及应该如何做得更好的文章,才能对曲艺鉴赏起到引领作用、对创作演出大有裨益。所以,我们强烈呼吁曲艺评论回归以曲艺作品为核心的评论机制,从曲艺作品的创作导向、艺术语言运用、艺术形象塑造、审美内涵、表现形态、传播渠道等诸多方面展开评论,让曲艺评论和曲艺实践之间快速产生“化学反应”,以此来突出曲艺评论的实战性,避免“纸上谈兵”的华而不实。再就是,曲艺评论相对滞后艺术实践的状况还是不同程度地存在着,在曲艺如何面对创新发展、融媒传播等新现象、新问题方面明显发声不足。还有,就曲艺发展全局而言,曲艺评论的发力点在曲种分配上有待均衡,一些地方曲种的“曝光率”亟待增加。
  总之,2019年度的曲艺评论彰显出澎湃的生命力,曲艺评论更加务实于曲艺业态,对于艺术实践的反馈作用日益加强,尽管还存在有待解决的问题,但瑕不掩瑜。展望明天,曲艺评论一定会高效发挥“风向标”作用,扮演好为曲艺查缺补漏、续航前行的“检修、加油站”角色,勇挑曲艺可持续发展重任,推动曲艺为人民送去更多欢乐。
  (作者为山东聊城大学音乐与舞蹈学院副教授)
(编辑:魏康奇)

地址:北京市宣武区门外大街305号 联系电话:   18611865761

京ICP备09064612号

网间软件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