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展厅
虚拟时尚:为什么要给游戏角色买“皮肤”?
[日期:2020/12/9  浏览53 次]

 时间:2020年12月09日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秦兰珺

0

  《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剧照和《王者荣耀》孙悟空皮肤“大圣娶亲” 

  在游戏中,人物“皮肤”的虚拟形象系统有不同名称,功能上也多少有些差异,但它们都为用户提供这样一种服务:在不涉及提升游戏实力的前提下,改变特定可变数字形象的外观,为虚拟形象“换装” ;这个为虚拟形象改变外观的文化和产业现象就称为“虚拟时尚” 。虚拟时尚无疑已经构成当下游戏行业重要的盈利模式和当下二次元文化群体最重要的消费内容。2017年3月7日,有网友在微博透露,当日上架的《王者荣耀》英雄赵云皮肤“引擎之心”首日流水过亿,一时间成为网络热点,而以“引擎之心”为代表的百款皮肤,正为游戏创造着累计数百亿的收入;腾讯互娱以售卖各种虚拟形象外观为主要商业模式之一的增值服务战略,正为总公司贡献着财务报表上的大头;在整个游戏行业,我们总能在各种游戏中找到五花八门的“皮肤”系统,担当着“养家”的神圣使命。开玩笑地说,从盈利模式上来看,所谓数字文娱时代最“吸金”的游戏行业,几乎可以说是一种借游戏外在形式而实现的虚拟时尚产业。或许,在很多不解虚拟时尚之味的人看来,有那么多玩家愿意为虚拟角色的穿着打扮一掷千金简直不可思议,但虚拟时尚之所以能出现,并形成能够支撑游戏行业的产业规模,并非空穴来风。是什么促成了这个看似“疯狂”的现象?

  虚拟时尚的成立基础  

  虚拟时尚之所以成立,源于游戏产业的发展。

  盈利需要是虚拟时尚的重要产业促因。当下,大部分网游采取的都是“免费游戏+增值服务”战略,虚拟时尚作为网游增值服务的一项重要内容,可以在不影响游戏公平性的前提下有效改善用户体验,解决了网游如何可持续盈利的难题,从而成为游戏商家重点打造的增值服务。在游戏商家精心打造的虚拟时尚体系中,虚拟物品(角色外观、道具外观、交互界面外观等)往往根据其获取之难易,呈现出从平价、中档、高端、轻奢到奢侈的不同档次,构成了与实体时尚类似的阶梯档次系统。与此同时,虚拟时尚的开发、运营与游戏运营又高度相关。一方面表现在日常游戏中的激励作用——只要完成规定游戏任务,就能得到相关奖励,而这些奖励又往往能换取皮肤。另一方面则体现在时尚特殊活动中的聚光效应,例如在游戏赛季、职业联赛、节庆假日等重大活动和节日中,都会推出相应主题外观;这不仅有效刺激了玩家消费,提升游戏活跃度,也借日常的潜移默化和活动中的闪亮登场,进一步助推了时尚在游戏世界中的闪耀地位。

  人格认同是虚拟时尚的根本情感动因。相比于实体时尚,虚拟时尚首先要解决的就是玩家与虚拟形象的认同问题。换言之,在经验中,不存在“我”与我的“身体”的认同问题——无论是否愿意,这就是“我的身体” ,但在虚拟时尚中,我们不可能关心一个和“我”无关的形象之外观,因此,理解虚拟时尚的第一步就是理解“自我”与虚拟形象建立认同的机制。

  不难理解,玩家甘愿为虚拟角色外观付出真金白银,根子上是因为与该角色建立了类似的人格层面的认同。玩家对建立在游戏机制上的游戏世界的认同、对游戏世界中的游戏人格之认同,往往需要一个人格化的视觉标示承载。这个标示或是被当作玩家“自我”的投射,或被当作与“自我”密切相关的某种重要亲密关系(子女亲人、男女朋友等)的投射,从而成为其情感认同和虚拟人格发展的重要载体。而这个与玩家“自我”密切相关的交互图形,就构成了虚拟时尚成立的基础。不难理解,当屏幕上的虚拟形象并非冰冷的像素集合,而是承载着“我”的情感和欲望的某种延伸,花钱给这样的“第二自我”进行一番梳妆打扮,也并非难以理解。

  虚拟社会是虚拟时尚的最终整体成因。其实,一直以来,穿衣搭配就不是小事:“时尚是一种总体性社会事实,同时是艺术的、经济的、政治的、社会的……它还触及社会认同的表达。它的一面是模仿、一面是区分,一面是个体,一面是社会” ,因此,虚拟时尚作为时尚在虚拟世界的发展,之所以能在我们的虚拟经验中成长发育,根子上是因为上述“艺术的、经济的、政治的、社会的”“社会生活各领域”已经存在于游戏核心及游戏机制孕育出的虚拟世界中,而时尚就在这个“五脏俱全”的虚拟空间发育起来,成为当下我们看到并依旧在发展中的虚拟时尚。

  理解这一点,我们可以举一个例子。 《王者荣耀》中一名英雄叫“鲁班七号” ,定位儿童、造型卡通、走起路来“一蹦一跳” ,被玩家戏称“小短腿” 。在风起云涌、各路豪杰混战的前线,“小短腿”一蹦一跳的移动方式已经十分“招摇” ,如果此时再穿上其288.8元才能买到的高端皮肤“电玩小子”,或者靠运气抽奖才能获得的顶级奢侈“星空梦想” ,就更加显得可爱不足、“欠揍”有余,难免成为各路英雄奋起群殴的众矢之的。当然,并非所有高端皮肤都像鲁班七号这样“拉仇恨”,但大部分玩家还是会在英雄实力和皮肤档次之间建立一个心理上的匹配关系。在战斗尚未充分展开的情况下,某英雄倘若身着土豪披挂出场,比起其他“素衣”英雄,自然更能引发其他玩家关注。但如果它后续展现出的是与其皮肤档次不匹配的战斗表现,反倒更有可能成为重点打击对象,以成就其他玩家痛揍“人民币玩家”的微妙快感。可如果情况正好相反,这个一身土豪的英雄通过实际战斗,证明他是同时能引领时尚和战场的双料英雄,无疑更容易赢得其他玩家尊重。此时的皮肤本身,也将成为他游戏资历、战斗实力和“王者荣耀”的视觉象征。

  为什么同样的奢侈皮肤穿在实力不同的英雄身上,效果上会有这么大差异?时尚的产生发展本就与“社会地位”的表达和追求密不可分,在从游戏规则发育出的虚拟社会,地位首先取决于与核心规则密切相关的游戏水平和相关成就。因此,王者配华服就像“好马配好鞍” ,也将会是一个十分自然的事情。否则,奢侈服饰没有英雄荣耀的合法化,就只剩下人民币兑换的事实,反倒会成为“人民币玩家”的视觉暗示,成为其他玩家泄愤“金钱逻辑”甚至发泄“仇富心理”的视觉载体。可见,在游戏世界中,那个由身份认同、自我表达、社交需要、阶层等级等各种要素共同构成的“社会整体” ,也能够以虚拟经验自身的方式,完整存在和充分发展于当下以网络游戏为代表的虚拟世界,而正是这个由数字经验构成的“社会整体” ,助推了虚拟时尚产业的发展。

  《大话西游之月光宝盒》剧照和《王者荣耀》孙悟空皮肤“至尊宝” 

  虚拟时尚的美学特色  

  虚拟时尚这个兼具游戏和时尚、文化和产业特色的现象,在艺术和美学上有什么探讨价值?这是一个有待探索的问题,也是一个正在发展中的领域。我们在这里仅就欲望美学、视觉互文、叙事功能略举一二。

  虚拟服饰的本质是图形数据,不比可穿戴的实体,但也因此不必受原材料、制作工艺、肉身需求等实体因素的制约;创意几乎等同生产本身,造型和生产的边界就是想象力和欲望。与此同时,虚拟时尚也不需像实体时尚那样,最终要走出各种时尚图像呈现的“完美身体” ,与千差万别的不完美肉身遭遇。因此,虚拟时尚的造型往往极尽完美、装扮极尽奢华、动作极尽超凡、气场极尽磅礴,无一不试图唤起我们对身体的欲望,唤起我们借对身体的欲想表达的欲望和想象本身。

  但另一方面,在不缺“完美”的虚拟世界,造型华丽、制作精良只能达到及格标准,因此越是倚重虚拟外观“增值”的游戏,也越注重服饰的文化“增值” 。例如《王者荣耀》英雄孙悟空皮肤“至尊宝”和电影《大话西游之月光宝盒》 、皮肤“大圣娶亲”和电影《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 、皮肤“全息碎影”和漫画《七龙珠》 ,皮肤“地狱火”和电影《悟空传》 ,孙悟空的不同扮相,调动的也是《大话西游》 《悟空传》 《七龙珠》中著名“猴子”的最强IP联动。这些外观往往用带有明显文化指向的视觉符号,调动另一文本所承载的文化资源和情感记忆,以达到角色和皮肤强强联合的效果,更能保障皮肤在文化和市场上的双重“增值” 。这让虚拟时尚的风格生产呈现出一种为我们这个时代特有的视觉互文特色。

  与此同时,虚拟时尚甚至还能在某种程度上承担着游戏叙事的功能。其实,故事并非游戏的必要元素,但所有伟大的游戏都少不了叙事的参与。如何以最浓缩的方式展现游戏故事、提供角色背景?如果我们承认穿衣是人格的外在表达,那么时尚就不啻为一种视觉传达方式。比如头戴雉尾、一身铠甲的“齐天大圣” ,唤起的是孙悟空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故事;而头戴紧箍,身着布衣的“大师兄” ,则意味着孙悟空护送唐僧西天取经的经历。以这样的方式,虚拟时尚就可借提供不同的角色服饰承担角色的叙事功能,以最精炼的视觉传达,勾连出虚拟角色的个体传记,以“后台运行”的方式,暗示出一个游戏世界及构成他的虚拟角色之故事背景。

  或许,虚拟时尚绝非单纯商业“炒作”的肤浅现象,它可以构成虚拟认同的载体,可以充当虚拟经验的症候,它一方面可以承载“价值”层面的身份认同、“欲望”层面的感官审美、“情感”层面的人际互动、“权力”层面的阶层等级等贯穿人类历史的因素,另一方面又能以虚拟经验自身的方式,赋予了这些根本因素以新的呈现和发展。也因此,它完全可以构成文化剖析和美学分析的对象,不啻为我们虚拟经验的一个缩影,一个有待学术开拓的领域。相信对虚拟时尚的系统、深入研究,能为我们理解虚拟人格、虚拟社区、虚拟社会提供一个充满意义的入口;能为我们理解认同、情感、欲望、审美、意义、权力等根本问题在虚拟经验中的沿革提供一个充满意义的入口,最终,或许能为我们理解虚拟经验自身、理解经验在新媒介时代的沿革提供一个充满意义的入口。

  (作者系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 

(编辑:张钰童)

地址:北京市宣武区门外大街305号 联系电话:   18611865761

京ICP备09064612号

网间软件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