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名家
美术界名家缅怀方增先先生:一支为农民塑魂造型的笔停住了
[日期:2019/12/5  浏览94 次]
方增先在作品《祭天》前   一支为中国农民塑魂造型的笔停住了,一个穿越新中国建设和美术70年创作的脚步停止了。2019年12月3日19:36,中国国家画院国画院院长、原上海美术馆馆长方增先因病在上海逝世,5天前他在病床上度过了88周岁米寿。方增先先生的离去,引发了中国美术界的强烈反响。冯远、许江、范迪安、杨晓阳、徐里、何家英,还有郭怡孮、田黎明、吴山明、张立辰、陈家泠、杜滋龄、尉晓榕在方增先先生逝世后的第一时间分别接受了人民网记者的专访,深切缅怀方增先先生。   如果从解放初方增先入读杭州国立艺专算起,2019年是他从艺70周年。杭州国立艺专后改名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中国美院前身),1955年方增先创作了新国画人物画《粒粒皆辛苦》,与李震坚、周昌谷、顾生岳、宋宗元等,摆脱了用西化审美创作水墨材料国画的窠臼,确立了符合中国画审美规范的现代中国人物画,开创了新中国人物画的革新之路。方增先先生介绍新中国人物画创作技法的专著《怎样画水墨人物画》出版多次,总发行量达百万册。这本小册子成为几代美术爱好者走上美术之路的共同记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方增先先生创作出《说红书》《艳阳天》组画。在改革开放以后,方增先出任上海美术馆馆长,在创作上进入了新的境界,创作了《母亲》《帐篷里的笑声》等代表作。进入新世纪,方增先创作了《家乡板凳龙》和巨幅长卷《祭天》《晒佛》等代表作。方增先是一位以深刻的学理引导时代,在各个历史时期都有自己精品力作的艺术大家。他的作品无一不是“以人民为中心”的,为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   在方增先先生逝世前最后一次进京举办大型个展时,《人民日报》刊登了《保持探求的眼神——论方增先的人物画创作》,文中方增先说道:“我始终把自己的老棉袄扎的很牢很牢,我是农民的孩子……我保持了艺术家的真诚,也承担了艺术家的孤独。那一份忧世悯农的心自始至终萦绕在我的笔端。”   艺术成就和艺术评价:   20世纪中国画艺术杰出代表   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央文史研究馆副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 冯远:   方增先先生是20世纪中国画艺术杰出画家代表、著名美术教育家,新浙派人物画艺术的创始人之一和积极弘扬推助者。方增先的艺术风格体现了新中国艺术为人民服务,反映工农兵群众的正确方向。他是扎实的写实造型能力与中国人物画笔墨结合的成功典范。方增先先生的绘画基本功非常扎实,从早年学习西画转入学习中国画,这奠定了他对人物画造型坚实和深入,具有超强的把握人物画的能力。他对传统中国画技艺又有深入研究,在他的写意绘画和后期的古典人物绘画中,表现得非常充分,在继承传统方面也做得非常之好。特别是方增先结合他自己的创作实践,尤其是他的获奖作品、代表作品《粒粒皆辛苦》《说红书》《家乡板凳龙》《母亲》等等,和他一批水乡风情、少数民族风情的水墨小品画,在当时受到了广大美术爱好者的欢迎和学习,尤其是他造型写生的一套办法在他薄薄的小册子里得到了充分的体现,成为了各大美术院校水墨人物画重要的教材,到今天仍然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当时产生了非常重要的影响,也体现出他重要深远的历史意义和价值。   我有幸作为他的学生,虽然是较晚时候才成为他的入室弟子。师从方增先先生使我终身受益,这些年来,我整个艺术创作大陆,包括从艺术思想、反映时代反映工农兵,到把写实人物画严谨的造型和中国绘画这种精妙技艺结合在一起,我正是顺着他的这条路一直往前走的。方增先先生是在为师、为艺、为人各方面都是我为人为艺的终生楷模,对我产生了非常重要的影响。如果说我今天有所成就,那都是方增先先生当年给予我的教诲。   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国美术学院院长 许江:   方增先老师是我们学校20世纪50年代初浙派人物画群体当中最优秀的代表,他一生最可贵之处就是不断地去争取中国人物画的突破。实际上,方老师20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在我们学校的时候,画的《粒粒皆辛苦》和《说红书》已经是当时中国人物画变革的代表之作,但在那之后他仍然在不断地推进。后来他又画了一大批以藏民题材来表现中国画雄强笔墨的精彩绘画,把中国人物画笔的神、墨的强度和线的表现力不断推向新的高峰。他所有的这些努力和成就,非常重要的归于他不保守,勇于开拓。这使得他能够不断地站在中国画开拓变革的潮头。这几年,我院有几张表现浙派人物画的绘画中,都让他站在画面的最前面,因为他是这个群体中最优秀的代表。我对他的怀念还有一点,就是在他的支持和指导下,当时上海美术馆主办的上海双年展持续了九届,他要我担任艺委会执行主席,其实是他在边上为我们护航,为我们打气。没有他的识见和支持,上海双年展要想在21世纪初,作为中国面向国际的突破,成为在全国、全球有影响力的现代形态的展览,是做不到的。所以,不论是作为一个时代的人民艺术家,还是作为一个优秀的艺术教育家或者是城市文化的开拓者,方先生都是第一流的。   我曾经应邀给方先生大画册写过序,我觉得真写的不够好,但他仍然那样地相信我,把那本重要的画册的序留给我写,这也是对我和像我这样年青一代的鼓励和重视。这也是他眼光独特的一个方面。他的离去,对我们学校和中国人物画都是一个重大损失。他留下来的艺术创作,是整个中国绘画界的宝贵遗产,值得我们很好地研究、发掘,从里面获得精神,汲取养料,从中不断地去领会中国文化根源的东西,继续前行,攀登中国当代文化振兴的高峰,不辜负他和他们这代人对我们的培养和希望!   方增先是我们中国美术学院的旗帜。如果说吴冠中先生是横站中西之间的一面旗帜,方增先就是具有世界眼光的、中国绘画拓新的国美旗帜。   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央美术学院院长 范迪安:   在新中国美术的发展历程中,方增先先生是一位作出杰出贡献的艺术大家与教育名师。他坚持继承和弘扬中国画艺术优秀传统,探索中国画特别是水墨人物画的时代发展,以深入生活、关切现实和表达人文情怀的艺术理念创作了大批精品力作,推动了水墨人物画的艺术表现力、感染力和形式语言的创新,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由于美术馆工作的机缘,我得到向方增先先生学习的机会,他在担任上海美术馆馆长期间,以海纳百川的宽阔胸怀和与时俱进的思想意识主持上海双年展等大型展览的策划,推动美术馆收藏、公共教育、国际艺术交流等全面建设,让我深深感到他作为学者型艺术家的文化抱负和综合学养,也由此更多领略他在艺术创造上的学术高度。   新中国人物画的杰出代表   中国美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 徐里(在俄罗斯出访途中):   深切的缅怀伟大的人民艺术家方增先先生!方增先先生的去世是中国美术界的巨大损失!   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杨晓阳:   方增先先生是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艺术家,是中国水墨人物画的继承和发展中历史性的人物,在他的努力和天才的创作下形成了新中国人物画的高山和里程碑。方增先先生中、西结合和彩、墨结合,既有深厚的传统功夫,又创造了新的审美,功力深厚,他独特的水墨技巧具有很大的影响力。他创作了一系列优秀经典的传世作品。   方增先先生不但是优秀的国画家,他的教学影响了几代人,桃李满天下,他的创作和教学思想必将会传承下去并发挥更大的影响,对中国美术史研究、中国文化发展,新中国美术的繁荣都具有历史意义。   方先生逝世是当代中国文艺事业的一大损失,他的艺术人生之路充分证明了党的文艺政策的胜利。   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何家英:   方增先先生是中国人物画里程碑式的人物,他所开辟的浙派水墨人物画占据中国人物画半壁江山。他将西方绘画语言转换为中国画传统语言,非常成功,为中国人物画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他的影响力极大,我们这代人在学习水墨人物画的时候,几乎都是受到他的那本《怎样画人物画》的深刻影响,我也是看着他的书自学,开始接触水墨人物画,进行写生学习的。对我影响也很大,我的早期作品能看得出来方先生对我的影响。   在我们的成长过程中,老先生一直对我们青年一代非常关心和厚爱。经常对我们赞美、夸奖,鼓励我们创作大型的作品,解决人物画画大画的问题。   1993年,以上海美术馆的名义邀请天津的陈冬至、白庚延、霍春阳、何家英举办四人画展,上海美术界的名家云集。他还邀请我们去观摩了他的新作。后来上海美术馆执行李磊馆长又邀请我上海美术馆举办个展,在开幕式上,方先生又作了语重心长、热情洋溢的讲话,特别提到对我的作品印象非常深刻。老先生对我们这代人厚爱让我们感动、感恩。方先生对我的鼓励与帮助,让我铭记不忘。去年,我在上海举办一个小展览,有幸再一次去看望他老人家。没想到时隔半年,方先生就与世长辞了。痛心!痛心!!   最具成果的学者型画家   中国画学会会长 田黎明:   方增先先生是中国画一代宗师,他的人格风范和学术风范影响了一个时代,影响了几代人。我是从小的时候、当兵时买的第一本学画的书就是他的《怎样画水墨人物画》,照着那本书上练习开始学画的。   方先生的艺术成就是划时代的,他把西方的素描和一些关于素描人物造型结构转换为中国画的笔墨,我觉得这个进程是非常难的。他把没骨和勾线的两种方法并用,在人物画上从笔墨上解决了下笔就见结构的核心问题。当时我们没认识到方先生那本书里当时就都解决了,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认识到了,这对中国画影响是非常大的。从理解水墨人物画到理解笔墨,从方先生的作品中学到了很多。   方增先先生到中央美院做几次讲学,是张立辰先生做系主任时请方先生到来讲学,我特别向方先生请教水墨人物画一笔下去素描结构与笔墨结构的关系。他说特别喜欢米开朗琪罗的造型艺术,米开朗琪罗表现的实际上不是光影而是结构,方先生说他是从米开朗琪罗的感觉转变为笔墨的一种方式。方先生没骨的方法是画高不画低,看上去好像只是画人物画,但实际上解决了很大的问题就是中国本土文化和中国画所倡导的韵味、内涵的精神,以及中国人审美温润的感觉,我觉得在方先生的笔墨中解决了这个问题。这个是中国人在笔墨上呈现和表达的温柔敦厚精神。在方先生的笔墨中这些问题都解决了,方先生自己的创作都达到了。方先生自己的创作,从20世纪五六十年代《粒粒皆辛苦》《说红书》等都作品都传达了中国人的敦厚感、默默奉献的精神,实际上是劳动者朴素的美,在方先生创作中呈现出来。方先生是一以贯之,一直在默默地探索、创作。2012年我在上海办展览去拜访方先生非常荣幸,那次我的受益非常大。在他家里谈了一个多小时,方先生对我的创作提出了一些非常具体的建议,给我指点了很多,讲得很透彻。方先生去世是中国画界、学界的重大损失,他一生的创作就是弘扬中国的文化精神,他自己一生都是在践行着文化的促进和文化的自觉。他的一生都在为人民写照,为人民而创作的。方先生的艺术精神人格风范,已经成为时代的楷模,后学的榜样,会影响一代代后来者。他做学问、做人所达到的一致性,达到了精神高度,是我们一代一代人的榜样。   中国画学会名誉会长、中国美协中国画艺委会名誉主任 郭怡孮:   方增先先生是新中国培养出来的第一代中国画家,特别是在中国画向现代转型方面,是最具成果的学者型画家。无论在人物画造型和笔墨运用上,都有独到的贡献,我们这代人都受过他的影响。对他的逝世深感悲痛!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张立辰:   方增先先生是中国画大家,是浙派人物画的代表,中国画传承发展新阶段的代表性人物,他的艺术成果值得后人研究、传承、发展,是当代艺术家中需要重点研究的人物之一。方先生的逝世是中国艺术界的重大损失。   方先生是我的益友,从他身上我学到了很多,特别是他对中国画的研究,我感念他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和帮助。   张立辰、胡萍夫妇敬送的挽联:   方增先先生千古:   一笔塑形为生民立命 丹青续谱开浙派新声   张立辰 胡萍敬挽   在中国画坛威望极高   中国美术学院教授 吴山明:   方老师是中国当代人物画的一面现实主义创作的旗帜。方增先老师是创作成就非常高的文人画大师。   方老师是我的恩师,是浙派人物画家中我接触比较多的恩师。作为学生,方老师的人品、画品、教育思想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我们之间的师生感情是非常好的。方老师和我都是浦江人,我考入中国美院后就和他很熟,不仅是他教我们的课多,而且下乡深入生活等都在一起。我大学毕业后留校,就和方老师在一起工作。   方老师是浙派人物画主要创始人之一,在浙派人物画的创建中,他的创作和思想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在当代中国美术史上写下了非常精彩的一笔。他长期从事美术教育,非常有影响,深刻地影响了中国美术学院和中国人物画教育,特别是在教学和辅导过程中他的很深刻、质朴的审美观念,都给我们学生留下深刻印象。方老师的逝世是中国美术和美术教育一个重大损失。他的逝世让我非常难过。我希望方老师的艺术精神永远留在我们每个学生心中,留在一代一代中国人物画家的心中。   上海美术学院教授 陈家泠:   方老师在当今画坛上的成就是具有历史性的和里程碑意义的。人物画从历史上来看,虽然也是名家辈出,如吴道子、梁楷等,但是到近代以后面临的难题是如何与生活结合,如何表现当代人物?在这方面,方老师就具有历史性和里程碑式的贡献,因为他吸收了西洋绘画的人体结构,把中国固有的描写帝王将相的长线条转化成了很自由的、描写当代人物的线条,这样就很容易表现现代人物,很接现代的地气。所以,他的人物画从造型、结构和线条的表现上都具有现代化。这种线条有别于速写线条,而是从中国的书法线条变化、借鉴来的,这样创造过来的新线条,是在传统基础上的“古为今用”。从结构来看,又是“洋为中用”。他能代表新中国培养出来的艺术家在人物画的最高成就,来描写现实、体现现实。他的去世是美术界的重大损失,他是一位值得我们崇敬、追思的人。在他的影响下,新中国人物画得到了长足进步,有别于古代人物画。在人物画创作方面现代化,在人物画上的接地气,方老师是一个极有影响力、及有启发性的现代中国画家。我们唯有在人物画上更进步、提高,才能以此来纪念、追思方老师。方老师虽然没有直接教过我,但是他人物画的技法、组织和表现手法,对我影响也很大。   天津南开大学教授 杜滋龄:   方增先先生是浙派人物画的重要代表之一,对中国人物画发展与传承作出了突出贡献。他的人物画创作理论和多年大量的人物画创作,对中国人物画继承和发展起了极大的推动作用。方增先先生为人谦虚低调,在中国画坛威望极高。我和方增先先生交往多年,亦师亦友,我对他非常尊重。他年长我十岁,对我的艺术道路发展,起了非常大的帮助和影响。记得当年是方增先先生亲自给我打电话,让我报考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画研究生班,他还说,报考前,欢迎来浙江美术学院看看,我考取浙江美术学院后,他虽然不是我在专业方面的导师,但是我一直把他当作自己的老师一样,经常去他家中看他画画,听他在中国人物画方面的见解,对我帮助极大,对我日后的中国人物画创作产生了重要影响。往事历历在目,方增先先生是对我有恩的老师,这份恩情一生难忘。   中国美术学院教授 尉晓榕:   方增先老师是浙派人物画“五老”中,最后一位硕果仅存的老师,现在他也走了。浙派人物画“五老”,在我们这些老浙江美院的学生眼中是绕不过去的。他们作为学科的奠基人,是开拓者,是影响力,也是浙派的标高。浙派五老从青年到晚年,几十年间,亲创并见证了学科从草创到成型再到积高成峰的全过程,也内观地从教学临习到室野写生,再到文学化创作的体系化完备这全过程,款款真实可查。一部系史,大家都在做,都有贡献,学生们也不例外,但五老被一再高调并提,确是因其居功至伟。   方增先老师是“五老”中的一位,他的个人价值是非常突出的,他是领航人,是旗帜,标出了一个高度。他这个人,让人觉得特别可爱可亲,印象最深的是他对于问题的那种深究和把握,他有时候又有点像孩子、像学者。他对学术、创作问题,会孜孜以求,抓住不放。   我在读大学三年级的时候,有一次方老师来我们班看我们的作业,看完以后他就悄悄给我讲,说你晚上到我家来一趟。我晚上去了以后,他跟我谈了很多关于笔墨层次的问题,方老师强调笔墨层次是有节奏的,中间要有间隔,要表达出丰富的层次,他说要用最简洁的方法,来表达丰富性。然后还跟我稍微示范了一下,后来我看他那个桌子上还放了一张三个人的老头,他勾了一个老头不满意,又勾了一个老头,然后还不满意,再勾了一个老头,这三个人是重叠的,稍微错开一下,看过去像三个人。中间是穿插的。我就觉得形式感太强了,他用线很漂亮,就像他写的小行书。他勾勒的线条很松,又很精准。这一对矛盾他解决得很好。我当时年轻不懂事,就问方老师要了。我看这是个稿子。他说,这张是个手稿,必须要写字。他怕被人误解为是完整作品。他就在上面那个右上角就提了四个字:增先手稿,送给我了。这是我们长辈的恩惠,我一直不忘。   方老师对年轻人的鼓励,对艺术的探索,不但只是对我们学生的。在全国,在很多人的心目中都如此。方老师是一个非常爱思索的,特别是一些具有引领性的问题。方老师是一个开拓性人物,他在创作上试验过多种方法,他这一辈子就从来没有松懈过,从没有停止对新样式的思考和探索。   方老师逝世是中国美术界非常大的损失。我们一方面缅怀这个老人、老前辈,重新思考梳理我们后面该走的路。方老师的过世,标志一个时代的最后终结,在缅怀之余,更应该不吃老本在清零基础上重审我们脚下的路。 (编辑:王少杰)

地址:北京市宣武区门外大街305号 联系电话:   18611865761

京ICP备09064612号

网间软件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