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名家
“我打心眼里感谢中国文联”
[日期:2019/6/3  浏览37 次]
时间:2019年06月03日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赵志伟
0

“我打心眼里感谢中国文联”

——专访中国文联荣誉委员、中国曲协名誉主席、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刘兰芳

刘兰芳在其从艺60周年暨《岳飞传》播出40周年专场演出现场表演精彩节目

  刘兰芳从艺60周年暨《岳飞传》播出40周年座谈会和专场演出不久前刚刚结束,今年75岁的刘兰芳随即奔赴山西参加另一项活动,5月29日回京短暂停歇两天,马上又要启程,后面还有一系列的演出,热爱她的老少粉丝们还在翘首企盼……“我是得益于改革开放才有今天的荣誉,更感谢中国文联、中国曲协多年来对我的支持与厚爱。”回顾一甲子的从艺生涯,刘兰芳说自己打心眼里感谢中国文联在培养新人、提拔新人上的努力和贡献。

  “我是中国文联、中国曲协培养的干部”

  “我是1959年加入的鞍山曲艺团,只有十几岁,当时就知道说书,虽然也学习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等,甚至有些地方都能倒背如流,但是要说真正开阔视野走出去是在1963年。”刘兰芳清楚地记得,那一年,中国曲艺工作者协会(中国曲艺家协会的前身)的领导陶钝前来参加辽宁省新书好书座谈会,同时观摩演出的新节目,“当时我还小,唱了一段东北大鼓《姑嫂救亲人》,讲述抗日战争时期姑嫂救伤员的故事。那时是到沈阳参加演出,演出之后聆听陶钝同志的发言,同时也开阔了视野。当时我没那么高知名度,算是年轻的后起之秀。”

  “文革”期间,曲艺事业备受摧残。直到1972年,刘兰芳才又开始说演故事,从《红心巧手拉单晶》开始,“结果我一演就红了。你想,我有15年的表演基础,要说个小段,能不好吗?”此后,得益于改革开放的春风,刘兰芳先后在广播电台录了《海岛女民兵》《闪闪的红星》等多部评书,“是改革开放的春风把我再次推上舞台,我才有了名气。”

  等到1979年,刘兰芳播讲的评书《岳飞传》几乎一夜之间火遍大江南北。“当时是百家电台同时播出,不管是天山脚下还是漠河、广州,我还到过云南思茅演出。”刘兰芳回忆说,中国文联、中国曲协知道这个事后,就派人到辽宁,“先到鞍山来考察,他们工作做得很实,就是要看看我演得如何,结果我一演完,又满场了,他们很满意。之后中国曲协就决定,把我调到北京进行示范演出,同时开座谈会。”

  此前,从未进京演出过的刘兰芳,先是到北京示范演出三场,结果又是场场爆满,随后召开座谈会,在京的曲艺名家、评论家以及研究宋史的专家悉数到场,“大家提了不少的建议和意见,对我来说终生受用。”刘兰芳记得,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时任中国曲协副主席的侯宝林,著名京韵大鼓表演艺术家、之后担任过中国曲协主席的骆玉笙等,都给予她很大的鼓励。“然后,我又到了南京做示范演出、开座谈会,完了到杭州,后来到上海,到哪儿都有老艺术家陪我演出。上海之后,我的评书艺术才畅通大江南北,人们说我是‘全国粮票’,也就这么得来的。这是我没调到中国曲协工作之前,中国文联、中国曲协对我的培养和支持,一辈子忘不了。”刘兰芳动情地说。

  上战场,经受血与火的考验

  “中国文联、中国曲协为了栽培我,还通过陶钝同志写了21封信给我,这21封信里表扬不少,但多半是批评指示,如指示我没念过大学,一定要去念大学,结果因为工作繁忙,我没做到。然后,又让我到部队去演出,上战场,经受血与火的考验。”刘兰芳说,特别难忘1986年,正是我国对越自卫反击战时,她向上级组织请示到前线去演出慰问解放军指战员,“当时去了35个昼夜演了45场,其中30天在广西法卡山和云南老山前线,炮声隆隆的时候,我们到那儿都不敢用军车,租老百姓的车去演出,很受教育。”

  在前线,刘兰芳看到有的战士因为长期待在“猫耳洞”里,得了夜盲症,“也吃不着蔬菜,只有压缩饼干”。甚至轻伤不下火线,还坚持战斗。根据耳闻目睹的英雄事迹,她编写了战地见闻《老山精神光照华夏》,向中国文联作了汇报。“回鞍山还作了一百多场报告,终身受用。生活是创作的源泉,如果不到老山前线,我和我先生也写不出后来参加汇演得奖的评书《姑娘万岁》。”

  1995年,第二届中国曲艺节在河南平顶山举行,刘兰芳的演出引起时任中国文联领导高占祥的注意。“1996年我就调任中国曲协分党组书记了,可以说中国文联、中国曲协的领导善于发现人才、培养人才、提拔人才,不行的时候推你一把,有了名气再推你一把。”刘兰芳觉得,正是这些德艺双馨的中国文联、中国曲协领导始终作为桥梁和纽带,把像她这样在基层打拼37年的文艺工作者不断引上正路,才有了今日的成就。

  “支持各地曲协的工作是分内的事”

  调任中国曲协后,刘兰芳肩上的责任更重了,她不仅想着自己的演出,想的更多的是如何做好中国曲协工作,如何更好地支持各地曲协的工作。

  1998年,时值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40周年。宁夏文联所属各协会有的出书刊、有的办展览、有的搞演出等,各显其能来庆祝,尽管没有相关经费保证,却一个个都不甘落后。当时,宁夏曲协决定在宁夏的边远矿区石嘴山搞一场深入基层的演出。那地方很少有文艺团体光顾,大家就想,如果我们能以协会的名义,请几位曲艺名家到那里为一线的矿工和家属献艺,一定会很出彩。当时为了筹集演出经费,宁夏曲协费了好大劲,也没跑来几个钱。宁夏曲协名誉主席郭刚回想起那段历史时说,那时候,宁夏是老少边穷地区,拉赞助非常困难。尽管没几个钱,活动还得搞,怎么办呢?

  说来也巧,就在宁夏曲协一筹莫展的时候,中国曲协通知去开工作会。郭刚就主动找到刘兰芳,向她进行汇报,希望得到中国曲协的支持。郭刚把演出打算和跑赞助的困难一说完,刘兰芳当场表态:支持各地曲协的工作是中国曲协分内的事,我去宁夏演出,你们确定了时间提前告诉我!那次演出活动非常成功,当时宁夏的媒体用“盛况空前”“万街空巷”来形容,石嘴山矿区的职工和家属在家门口看到著名艺术家的精彩表演,兴高采烈。

  其实,这只是刘兰芳支持地方曲协的一个小事例,她积极深入基层、贴近群众、为民服务的例子不胜枚举,而在刘兰芳看来,只是她作为中国曲协分党组书记所做的分内之事,她是在积极履行中国文联和中国曲协的职责。

  “我常年在基层演出,走过很多地方,至今下基层演出5000多场。”对于褒奖,刘兰芳常常是微微一笑,始终认为这都是她义不容辞的。

  “曲艺说书人就是要接地气”

  从1996年开始任职中国曲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兼秘书长以来,刘兰芳先后担任过中国曲协主席、中国文联副主席、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文联荣誉委员、中国曲协名誉主席等众多职务,然而令许多人想不到的是,近年来她还担任着北京市朝阳区麦子店街道文联主席。

  “有人问我,你怎么到街道文联任个主席呢?我听完之后觉得这没什么,因为我们曲艺说书人更要接地气。”刘兰芳坦言,国家是由一个个村落街道组成的,没有这些基层组织就不能成为强大的祖国,“麦子店街道文联也是人民团体,只要我能为基层服务,不管是全国的、省的、市的或区的,没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无论身在何处,一个有良心的文艺工作者都应该更好地为社会服务。”

  “我过去常年在基层演出,几万人的露天广场、几千人的体育场都演过,几年以后我怎么办?”刘兰芳曾在红极大江南北时问陶钝,“陶钝同志对我说,第一念大学,第二经受血与火的考验,之后你要走遍全国县城,他说的就是下基层,每个县待5天,你是不是能走20年?你有20年时间为基层服务,老百姓欢迎你,这不就是你的前途吗?”刘兰芳至今不曾忘却,也一直用行动践行着。“就是接地气,时刻想着观众、想着人民,所以我们很早就提出来‘送欢笑下基层’,好些名人都积极加入我们的演出队伍,我很感激。”刘兰芳说。

(编辑:白安琪)

地址:北京市宣武区门外大街305号 联系电话:010—57196753    18611865761

京ICP备09064612号

网间软件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