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
满城汉墓出土文物赴京展出
[日期:2019/1/14  浏览128 次]
时间:2019年01月14日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张亚萌
0

满城汉墓出土文物赴京展出

汉世雄风中赋诗作文的潇洒背影

铜骑兽人物博山炉

  出于窦绾墓中室,熏香用具。底盘内有一骑兽力士。炉盖分上下两层,上层铸出山峦和流云,山云间有虎熊出没、人兽搏斗和人驾牛车等场面;下层铸龙、虎、朱雀、骆驼及草木、云气等纹饰。

铜朱雀衔环杯

  出于窦绾墓中室。朱雀衔环矗立于两高足杯的兽背上,朱雀展翅翘尾,喙部衔一玉环。兽昂首张口,四足蹬于高足杯的底座上。通体错金,并镶嵌绿松石共三十颗。出土时杯内尚存朱红色痕迹,推测为化妆品。

  1968年,解放军工程兵某部在河北省保定市满城陵山进行战备施工时,意外发现一座已经沉睡了2100多年的古墓。时值“文革”,当时地方机构已经瘫痪,在周恩来总理的安排下,中国科学院原院长郭沫若亲自主持了调查和考古发掘工作。考古工作者和部队官兵在非常时期克服了重重困难,圆满完成了中国考古史上最艰苦的一次重大发掘——满城汉墓考古发掘。

  50年后,满城汉墓已经成为中国20世纪百项考古大发现之一,在中国考古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作为中国国家博物馆全国考古发现成果系列展之一,由中国国家博物馆与河北博物院共同举办的“汉世雄风——纪念满城汉墓考古发掘50周年特展”日前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

  “这次展览展出了来自河北博物院的149套722件文物和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的两件满城汉墓出土的一级文物,总数共计151套724件,一级品数量多达62套(件),占比41%,观众耳熟能详的满城汉墓精品文物几乎悉数亮相,如刘胜金缕玉衣、铜朱雀衔环杯、错金铜博山炉、错金银鸟篆纹壶、鎏金银蟠龙纹壶、透雕双龙纹白玉谷纹璧等,展出文物规格之高,在满城汉墓文物参与的国内外交流展中是史无前例的。”中国国家博物馆馆长王春法介绍。展览将持续至3月28日。

  满城汉墓出土的金缕玉衣自然是展览中最受关注的文物,然而我们说它们已经说得够多了——至于它的“主人”,刘胜——汉景帝刘启之子,汉武帝刘彻之庶兄,三国时刘备自称的先祖,这位在位42年、西汉中山王中在位时间最久的藩王,一生享受无尽的荣华富贵,也经历了七国之乱的血雨腥风,而他的故事却有点要湮没在文物的风华与历史的尘埃之中了。

  刘胜身历景帝、武帝两朝,正值西汉盛世时期。文景之治之后,武帝时期国力发展到极盛,中央集团得到空前巩固,社会经济繁荣发展,府库充盈,开疆拓土,北征匈奴,凿空西域,经略南方。错金铜博山炉、“当户”铜灯、铜骑兽人物博山炉、透雕双龙纹高钮白玉谷纹璧、铜漏壶等文物,彰显出鼎盛的国力使整个社会呈现出昂扬向上、积极进取、富于创造的时代风貌。策展人王辉介绍,西汉盛世景象下隐藏了深刻的国内危机——中央集权和地方势力的尖锐矛盾。汉初施行郡国并行制,诸侯王国在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有很大自主性,各诸侯国势力逐渐发展,对中央政府构成严重威胁,到了汉景帝时,终于酿成了吴楚七国的叛乱。公元前154年,就在“七国之乱”被镇压后不久,汉景帝改中山郡为中山国,封皇子刘胜为第一代中山王。虽然新建的中山国仍可使用中山王的独立纪年、自铸钱币,但势力已远远不及汉初诸国。随着景、武两朝相继剥夺诸侯国的置吏权和铸币权,以及推恩令等一系列政策的施行,诸侯国“唯得衣食租税”,权势日趋衰落,再也不能与中央分庭抗礼。

  在中央集权和地方势力的对抗中,站在地方势力一边的刘胜曾利用到长安朝拜的机会,向武帝进言,请他顾念骨肉亲情,勿再削减诸侯封地,但无功而返。刘胜于是看破时局,选择了一条不理政事、偏安一隅、独享安乐太平的生存之道。在封国内,他与王后舞文弄墨、游猎宴饮、养生保健,生活可谓“长乐无极”。

  作为西汉中山王中的“寿星”,刘胜的健康长寿与其深谙养生之道有关,也与中山国先进的医疗保障密不可分。刘胜墓出土的成组医疗器具在汉代考古史上十分罕见,刘胜墓出土的铜手术刀等文物,为中国医学史的研究增添了宝贵的实物资料。刘胜墓出土铜捣药杵、铜药匙,说明汉代医疗对药剂量的掌握已经有了严格要求;水晶砭石用来刺激体表部位,或用于放血排脓;金医针4枚、银针5枚,用来针刺经络,是目前见到的最早的金属医针。

  健康之外,人呐,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刘胜和王后窦绾喜欢游猎和宴饮,华丽的幄帐、精美的饮食器常伴左右;他们懂欣赏、有品位,花形悬猿铜钩、铜朱雀衔环杯、幄帐构件等家居摆设表明他们具有很高的审美意识和艺术修养。出土于刘胜墓后室的玻璃盘和玻璃耳杯是我国考古发现最早的国产玻璃器物,采用铸造法生产,经光谱定性分析,其主要成分是硅和铅,并含有钠和钡,是中国早期的铅钡玻璃。刘胜墓出土熊足铜鼎的腹侧有长方形耳,耳上有轴,合盖后,将耳上伏兽翻向盖上,再旋转鼎盖,将伏兽卡在小立兽颌下,鼎盖遂锁闭,原理类似高压锅。而窦绾墓室出土的铜朱雀衔环杯,通体错金,并镶嵌30颗绿松石,出土时杯内尚存朱红色痕迹,推测为化妆品;玛瑙珠串饰、四乳兽纹铜镜……丰富多彩的妆具和饰品,反映出刘胜夫妇对精致生活的追求,也代表了汉代贵族阶层的审美风尚。

  刘胜和窦绾均有舞文弄墨之好,尤其是刘胜极擅文赋,代表作《闻乐对》和《文木赋》受到后人高度的赞赏;窦绾也是好文之人,其随葬的“汉代涂改液”书刀多达30余件。透过蟠虎钮方形玉印、“私信”蟠龙钮圆形玉印、“窦绾”铜印等文房用品,我们仿佛可以看见刘胜夫妇赋诗作文的潇洒背影。就连“浮一大白”,刘胜夫妇也能“高扬主旋律”:整套行酒令钱,每一枚钱的韵语前半篇都是“圣主佐”“得佳士”“府库实”“天下安”等告诫统治者切忌放纵恣乐,不要施行苛政,才能天下安宁的语句,后半篇才是饮酒欢乐等酒令词语。

  公元前113年,刘胜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他和王后窦绾的最后归宿是长眠于满城陵山。满城陵山所属的汉北平县,是汉中山国最北的一个县。依山开凿的满城陵山汉墓,属于横穴式的“崖墓”。这种“因其山,不起坟”的埋葬方式是效仿其祖父汉文帝刘恒的霸陵而成。除了精心设计的地下宫殿,刘胜夫妇还试图借助金缕玉衣、镶玉漆棺来实现永生不朽的愿望,而两千余年之后留给世人的,是文物的“汉世雄风”;至于刘胜,史书上有人说他“乐酒好内,不堪任藩臣”,也有人说他“优于文辞,为汉之英藩”——满城汉墓出土已逾50年了,你觉得呢?

(编辑:长路)

地址:北京市宣武区门外大街305号 联系电话:010—57196753    18611865761

京ICP备09064612号

网间软件提供技术支持